设为首页收藏
查看: 2385|回复: 2

《燕京诗篇》--柯家龙

[复制链接]

100

主题

314

帖子

85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57
发表于 2017-7-6 09:3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瑞鹊堂 于 2017-7-6 09:39 编辑

燕京诗篇
.朝曦
    春在窗外荡漾。
    当你睁开惺忪睡眼,应该感谢春清早降临,来呼召你离开斗室,这囚禁灵性的樊笼,去投入大自然的怀抱。这时,你最好到适楼门前,沿途准有小鸟从柳丛飞来欢迎你。适楼门前,那里有奇迹啊——一片桃杏的烂漫。不要强迫这支秃笔,画写奇迹一点滴,这我实在不能胜任。用你自已的诗魂去感觉一切:春涛、芬芳与娇艳,歌唱一首无字的诗。你把她象征青春,或把她象征荣华。这,都随你的便。如果偶尔有一阵晓风,扫落一瓣两瓣的桃花,而你心理便感觉到软柔柔的,不由自主地坠下几滴热泪,我也不怪你。她在这里没有理性的眼睛在讥笑你。朋友,你并不完全是多情善感,而是在自私上,你不得不这样伤怀。这理由很简单,由于桃花的凋谢,你联想到你自已青春的消逝,意识地或下意识地。是的,在自私上,你不能不哀悼青春的断送,你所珍奇的。谁不因黄金的失窃而焦急?这是一种identication。在桃花身上你只把自已的遭遇project,使它成为情感的代替物而己。
    现在,你已经在姐妹楼背后面草亭坐下。好,我便让你享受片刻的休息。然而,西苑的号声却来搅扰你灵魂的宁谧,那号声,有时高亢得像一只负伤的睡狮,在草原上尖叫咆酵。有时却呜咽得有如白发深夜泣衰老——这老大国魂的风烛残年。我不知道你此时有什么感触,只见你紧握双拳,咬住牙根,心在跳,血在沸腾,眼睛里冒着火,向那刚升的遥远的太阳凝视,凝视。翘首遥望,海外三岛依稀;低首喃喃,“三更鸡火,正是男儿立志时。”私下里,有谁知道你对太阳起什么誓?不过,嘴边每朵微笑,早已泄漏你心里的坚强与决断。
    哀蝉叫走炎夏,新秋带来了清凉。早安,朋友。你摆着潇洒的步伐,我明白你将至那里,枫岛,是不是?枫岛有枫叶,枫叶,秋风里的枫叶,丹红的枫叶!
“枫叶不是寻常色,
半是啼痕半血痕。
    在一场拳斗结束后,你说这不是你的习惯,用掌声,添在洪大的掌声里,用欢呼,混入嘈杂的欢呼里,去庆贺,去歌颂胜利者的成名。而你却宁愿踱到那冷落的角隅里,轻拍失败者的肩膀。一颗真诚的心,平分他丧志的悲哀。及至他抬头用眼泪感激你,你又静悄俏地离开。你不屑夸奖孔雀的锦歙,(夸耀它的人有的是。)而乐意扶一只创伤的麻雀,重归故巢。也就为了这,你着重地申说,你舍开牡丹的富贯,来慰问秋风里的枫叶,零丁寂寞在枫岛上。
友荐云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0

主题

314

帖子

85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57
 楼主| 发表于 2017-7-6 09:3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瑞鹊堂 于 2017-7-6 09:39 编辑

二,黄   
    黄昏,这并不是个陌生的名词。在诗词中,你所惯见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是写闺妇幽怨。“日暮乡关何处是”,说尽游子乡思。然而在燕大,黄昏却套上艳丽的衣裳。紫藤院里,笑语盈屋;雕檐楼头,管弦嘈杂。到处是歌声,欣舞、阳光与春天。鸟在唱,花在笑,红莲吐出清香,杨柳摇曳晚风前。
    也许在一个夏晚,你疲倦这欢乐,渴想灵瑰的宁谧。欢乐,过度的欢乐,你说能麻醉自已的灵性。你要在寂寞中认识你自己,看清你自已的憧憬,决定你自己的方向。我赞同这意思。惟有在沉思里,你才能真正地接近马克思列宁诸哲。
    那你去,最好挑选燕京园的西北隅坐下。此处地高,可以眺望。抬头,一轮红日欲坠,离西山不远。这个幽静的境界,我安排给你深思幻想。治学并不是全靠教授们,你得运思维。同时,你也应该感谢教授,他们罄其一生的学问、阅历与经验,在课室里传授给你。然而学无止境,教授所能口,不过一小部分而己。你要信赖自已的耳、眼,与其他感官。到人生社会去涉猎学识,到自然界去发掘宝藏。在不寐的深夜,你静数着敲更者的步履声,渐行渐轻渐远。你描画一盏黄灯,一个踉跄的背影。你为什么不登时披衣起床,去慰问敲更者的寂寞?他也许是个老年人,在度着颠沛流离的暮年。去亲近他,听他夸耀年轻时的放荡,海阔天空的生涯。这,于你,年幼无识的人,是有所裨益的。有时,你或许去叩一间茅庐的柴靡。傍晚,四野无人,有少妇哀哭。看她脸上写着苦痛,悲愤在激动她的心,你便该悄悄地辞出。这个你心里明白!她年轻的丈夫——卖气力的洋车夫,是如何被人戕害的。不必给她一些儿怜悯,一些儿施与——穷苦的人担受不起你慈善家的恩惠。因为这故事宣泄了人间的不平,社会的病态。并不是一人一事的小问题。
    提醒你,你忘掉欣赏水塔顶的twilight,你每晚所爱恋的。现在,你又一度在未名湖畔徘徊了。
    淡烟、轻雾、幻想、美梦,你举起一对诗意的眼睛,仰望水塔顶的一角青天,高高的青天。那里,有艺术家在工作哩,颜色由残红而晕黄,而淡暗,终于瞑色,像碎细的鸟羽,一一片从天空散坠,把整个的校园笼罩起来。一切景物都模糊了,如烟如雾、如梦如醉,给予你以一种苍茫之感。这是一日间最诗意的一刹那,你尽量陶醉吧!
    看水,应该到朗润园。赏荷,应该到达园。蔚秀亭上晚望,树木苍郁,又是另一个境界。燕南园也是很适宜于黄昏散步的。精致的住宅,清洁的道路,整齐的树木——北欧的风味,你千万不要望那直耸天际的烟囱,那西方物质文明的胜利碑。因为你血管里流着的血液会反抗你——那血液流着李白的豪放,阮藉的荒诞,陶潜的清淡与林和靖的高逸。这些都与西文物质文明不相调和,针锋相对的。那我指点给你,在校之东南,一角破庙,檐前有蜘蛛接网,老僧在芭蕉下做禅梦。这里,我让你寄托你那东方典型的抑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0

主题

314

帖子

85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57
 楼主| 发表于 2017-7-6 09:3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瑞鹊堂 于 2017-7-6 09:40 编辑

三,夜
    从暮包苍茫中,传来八下晚钟,惊醒着在未名湖畔沉思的你。似有所悟,你睁大着眼睛,暮钟叮咚响,把你的青春敲走了。是的,日子好象是一天天地,一月月地,一年年地,被钟遗发过去似的。及至四方帽戴上了,双腿踏出校门,谁也不免微怨,四年的光阴是这祥地被敲完!
    你迟到了,图书馆的座位已满。眼见同学们的埋首.不由得你心里不感到一阵兴奋,一阵焕发。好容易才找到一个空位,虽然在冷落的角隅里。你正襟危坐,把带来的书本翻开。两个钟头的功夫,在文字上玩味,思索与荡游,诚是人生的辛福。想像:中国有多少人能够摆脱生活的重压,在书本上寻乐,像你。在他们,读书是一种奢侈,一种妄想。明白了这,在心猿意马的当儿,你当然能够临崖勒马,振起全副精种,集中注意力,应付书本上的难题。而且千万不要告诉我,说你有点羡慕英国绅士派的雪茄、咖啡的学校生活,美国学生的活泼与轻佻。朋友,单单有这意思,已经是一种错误,一种恶。睁大眼睛,看看祖国的劫运:水灾、河山换主、你就会明白了泰半。
    十点钟敲过了,从图书馆出来,沿着莲花池畔走。你不忍急遽返回宿舍,为的是你舍不得这静悄悄的夜色。五月杪的夏夜多幽静,祗有红莲冉冉地吐出清香;秋初凉意掠过衣袂时,更有流萤提着小灯笼在巡逡。这样的境界,最易使你忘掉自己,心里感觉到柔柔软软的。一对黑的眼晴——东方的静,东方的美,东方的抑郁,便在你的眼前浮沉、照耀、启示人生的宝藏。这里,鸦雀绝声,悄无人影,在群屋的监视下,你无妨偷偷地呼唤她的名字——一声,两声……
     归途中,也许你不禁要低声地叹息:“当马缨花开的时候。”
(原载《燕大周刊〈迎新特刊) 》1935年9月22日,第35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Archiver|手机版|潮州枫溪柯氏宗亲网 ( 粤ICP备16051437号  

潮州枫溪柯氏宗亲网上的内容全部来自网友,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 1790621957@qq.com 】我们会尽快处理。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版本支持:Discuz! X3.2 技术支持:Copyright© 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9-22 14:46 , Processed in 0.079704 second(s), 2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